他為什麼敢放棄580萬人民幣年薪,冒險拿月薪可能不到500塊創業?

他為什麼敢放棄580萬人民幣年薪,

冒險拿月薪可能不到500塊創業?

這幾年,大家都在談馬雲,

談馬雲就要談談蔡崇信。

我們來聊聊這個人的故事,這是一個關於勇氣與決心的故事。

01

那個放棄580萬人民幣年薪去創業的年輕人,

後來怎麼樣了?…………

後來……他身價數百億,

成為阿里巴巴當之無愧的二號人物。

他叫蔡崇信,行事低調,極少拋頭露面,幾乎不接受媒體採訪,

被成為馬雲背後的男人——阿里巴巴的隱形英雄。

蔡崇信對馬雲有多重要?

阿里巴巴上市前董事會有四個席位,

其中一個就是蔡崇信;阿里的合夥人制度中,

只有兩個是永久合夥人,一個是馬雲,

另一個就是蔡崇信。

馬雲自己說過,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最感謝的有4個人——

孫正義、楊致遠、金庸、蔡崇信,

如果非得選一個最感謝的,最重要的,那就是蔡崇信了。

如果讓馬雲現在選三個最信任的人,其中肯定有蔡崇信,

如果只選一個,恐怕也還是蔡崇信。……

蔡崇信和馬雲都生於1964年,除此之外,兩人從家世、

學歷到個性,幾乎沒有一樣相同,甚至南轅北轍,

可以說倆人原本並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後來一起締造阿里巴巴帝國的倆人是如何結緣的?

蔡崇信,祖籍浙江省湖州,1964年出生於臺灣,

1990年拿到耶魯法學院法學博士學位。

從耶魯畢業後,蔡崇信先是在紐約做稅務律師,

三年後進入私募股權行業,1995年開始為總部設在瑞典的

AB投資公司工作,主要負責該公司亞洲私募股本業務,

年薪70萬美金。

時間來到19995月,蔡崇信第一次見到馬雲。

原本蔡崇信是代表AB投資公司去看要不要投資馬雲的公司,

結果去到杭州才發現,馬雲連公司都還沒有,

只有個運行了幾個月的網站。

不過,這次見面,蔡崇信對馬雲一見鍾情。

第一次參觀阿里,他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

黑壓壓坐著20多人,地上滿是床單,一群著了魔一樣的年輕人

在那裡喊叫著、歡笑著,

彷彿置身一個吃大鍋飯的大家庭。

蔡崇信很喜歡這種氛圍,也佩服馬雲從中展示的領袖魅力。

創立阿里巴巴以前,馬雲已經有過三次創業經歷,

都算不上成功。1999年創立阿里時,他已經35歲,

算是高齡創業者了。

但蔡崇信發現,馬雲的眼睛裡還都是未來的大夢想,

談論的都是偉大願景,格局信仰,改變世界,……

而不是商業模式、或者賺錢盈利,

或者其他業務薪獎上的內容。

對一個屢敗屢戰的創業者來說,這非常難得。

馬雲給蔡崇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動了加入阿里巴巴團隊的心思。

1999年末,蔡崇信再次來到杭州,並帶上了他懷孕的妻子。

從湖畔花園談完事情後,他們一起西湖泛舟。

這是一次改變彼此命運的旅行。

蔡崇信在船上突然對馬雲說:

“你要成立公司,要融資,我懂財務和法律,

我可以加入公司幫你做”。

馬雲聽到後差點掉到湖裡,他不敢相信:

“你再想一想,我付不起你那麼高的薪水,

我這裡一個月只有 500 塊工資不到,

可能還會付不出來。”

蔡崇信很堅定:“我已經想好了,我就是想加入創業公司,

跟有熱情的一群人共事。……

蔡崇信的妻子有孕在身,其實很不希望他這時候

冒險、折騰、換工作,但她對馬雲說:

“如果我不同意他加入阿里巴巴,他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我的。”

偉大的創業家背後,一定要有一個非凡的女人。

當時蔡崇信的收入,具體用馬雲開玩笑說的話就是:

蔡崇信可以買下十幾個當時的阿里巴巴。

這就是魄力和遠見,蔡崇信脫下名牌西裝,

捲起袖子加入了這家讓人沸騰的創業公司。

02

蔡崇信是如何成為馬雲背後的男人的?

蔡崇信加入阿里之後,做了哪些重要貢獻?

若以現在資本市場的標準看,當時阿里恐怕只能用“一片荒蕪”來

形容,別說沒有制度、標準,就連最簡單的公司登記都沒有。

蔡崇信加入後,把阿里員工集合在一起,在杭州溼熱的夏夜裡,

拿著一塊小白板,揮汗如雨地從最基本的“股份”、“股東權益”開

始教起,接著又幫創始的“十八羅漢”,準備了18份完全符合國際

慣例的英文合同,上面明確了每個人的股權和義務,

合同做的滴水不漏。

從這一刻開始,阿里巴巴這家“公司”,才有了最粗略的雛形。

緊接著就是蔡崇信加入阿里後最艱鉅的任務——

幫馬雲找錢。

蔡崇信加入前,馬雲進行過 37 次融資嘗試,

無一例外的失敗了。外界不相信馬雲的夢想,

甚至說他們不相信馬雲這個人。

這也不奇怪,有哪家風投會投已加尚未進行工商註冊、

創始人沒有成功創業經歷、講話還特別忽悠滿口大詞的公司。

那時候,馬雲早期籌資的 50 萬元也幾乎耗盡,

500 元的工資都快發不出來了,公司尚未誕生就陷入絕境。

同時,2000 年前後,網絡泡沫折損了一堆網絡公司,

融資難度非常大。

蔡崇信一共幫馬雲做過 4 次重要增資,

每一次,都讓阿里脫胎換骨。

第一次增資,1999 8 月。

蔡崇信有位臺灣好友剛好是高盛香港地區的投資經理,

正要對中國互聯網行業進行一次嘗試性投資,蔡崇信敏銳的

抓住了這個機會,說服這個好友投資阿里。

由於有蔡崇信背書,外界對阿里巴巴的信任大增,

該投資於當年 10 月敲定,高盛領銜一眾機構向阿里巴巴投資

500 萬美元,其中就包括蔡崇信的老東家 AB投資公司。

這次融資意義重大,它既讓阿里有了繼續發展的資金,

也得到了投行巨頭高盛的背書。

第二次增資是 2000 年,也是難度最高的一次。

阿里巴巴要增資 2500 萬美元。當時正值網絡泡沫,

網絡公司血流成河,不知倒了多少家,阿里巴巴的狀況,

當然也好不到哪裡去。

這一次,蔡崇信找上了日本軟銀的孫正義。

孫正義第一次聽了馬雲 6 分鐘的演講後,完全沒有對阿里進行實

地考察的情況下,就決定向阿里巴巴注資 4000 萬美元,

但是他要求佔有公司 49% 的股份。

馬雲與蔡崇信赴日本與孫正義面對面做了一輪談判,

孫正義再次堅持 4000 萬美元。

馬雲聽完出價後心潮澎湃,覺得應該是這樣了,

但蔡崇信說 NO,嚇了孫正義一跳,最後調整為 3000 萬美元。

蔡崇信又說了一次 NO,最終讓孫正義同意只投 2000 萬美元。

如果那個時候要 4000 萬美元的話,阿里巴巴的股份會被稀釋。

不僅如此,蔡崇信調整融資額度對阿里巴巴的格局是有利的。

這一點,作為創業者馬雲的經驗肯定是,不如資本市場

有運作經驗的蔡崇信的。

這一次,蔡崇信幫阿里巴巴度過最危險的難關。

軟銀的資金到位後沒多久,美國科技股就因網絡泡沫,

從高點崩落,許多電子商務公司都在這波泡沫中滅頂,

惟獨資金在手的阿里巴巴,有驚無險挺過這場世紀風暴。

第三次增資是20042月。

蔡崇信幫阿里巴巴拿到軟銀、富達投資、GGV共計8200萬美元

的投資。

第四次是20058月,阿里收購雅虎中國。

雅虎投入10億美元現金和雅虎中國價值7億美金的資產,

獲得阿里40%的股份。

這之後,阿里不僅有充足的資源,建構“淘網”,

也因合併雅虎中國,坐穩今天中國第一大電子商務的寶座。

馬雲的幸運在於,阿里事業開始發展的最早期,

就有了一個解決一切財務、法律疑問、管理的守護神。

馬雲曾經在《贏在中國》節目中,

這樣誇讚蔡崇信:

“像蔡崇信這樣的人不可能在公司內部培養出來,

只能從公司外部找,但多半公司找的時候已經是快要上市了,

他們來的目的就是準備上市。

而前期創業者把該犯的錯誤已全部犯過了,

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而有些投資上的錯誤根本不可逆。”

03

1999年的蔡崇信為什麼敢這樣冒險?

可以說,1999 年蔡崇信那個冒險的決定,

改變了阿里巴巴的命運,改變了馬雲的命運。

當然,……也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問題來了,蔡崇信當年為什麼敢冒這個險?

這又給我們留下哪些啟示?

根據蔡崇信的回答,我們總結出兩個重點。

一,蔡崇信說,他做事看人。

最初接觸時,馬雲的一個舉動讓蔡崇信非常感動。

“我見過他們18個創始人,都是馬雲的學生,

一群沒出過國的人,但個個精力旺盛,龍精虎猛,感覺很奇特。

我跟馬雲說,你把股東名單發我,我給你註冊公司,

馬雲就發來了傳真,18個人都在上面。

雖然他們都是馬雲的學生,但馬雲把他們看成創始人、和夥伴。

與同伴這樣分享,這在當時創業的創始人中可不常見,

我就動心了。”

蔡崇信說:“ 跟誰幹,跟人的感覺,有沒有操守,價值觀,

品格如何 ? 值不值得信任 ?有沒有友情?

不是錢,不是隻有錢。……

如果覺得對方會罩你,你就有縱身一躍的勇氣。

我絕對相信人的因素。”

做事最重要的是,跟對人。

這一點我深有體會,曾經有個前輩跟我說過,

你要追隨你佩服的人,和他一起做事。

如果你看不上你的領導或老闆,你很難獲得成功。

二,克服困難的勇氣。

蔡崇信辭職加入阿里也並非一帆風順,

當時也是經歷了一番“家族爭執”。

蔡崇信家三代都是律師,他的父親蔡中曾、祖父蔡六乘,

是以國際法律事務見長的“常在法律事務所”創辦人,

早期在臺灣律師界,“常在法律事務所”與“理律法律事務所”

可說是臺灣獨佔鰲頭的兩大律師樓。

蔡家政商實力深厚,根據“常在”早期的合夥人、

現任華通律師事務所所長劉振瑋表示,蔡崇信的祖父當年還曾經

接受過上海黑幫教父杜月笙的法律諮詢,地位可見一斑,

來臺後,也經常承接行政院等官方大型法律案件的委託;

父親蔡中曾則是臺灣取得耶魯大學法學博士的第一人,

還擔任耶魯大學的校董。後來蔡崇信和父親一樣取得

耶魯法學博士學位,父子同樣出自耶魯名門,曾經是臺灣

法律界的一則佳話。

1999年,蔡崇信提出想加入阿里巴巴時,一向開朗民主、

尊重孩子自由發展的蔡中曾也搖頭反對。當時的阿里巴巴還是一

家前途茫茫,“錢”景不知在哪的網絡公司。

蔡中曾問身邊幾位經常進出中國市場的好友,

據說每位好友都投下“反對票”。

但最後,看在蔡崇信心意已決,父親蔡中曾只好放手,

讓蔡崇信自己選擇。

就這樣,蔡崇信上了馬雲的船。

蔡崇信有一套做選擇的邏輯:

下行風險很小,上行收益很大,

這事兒就可以幹。

他說……

“耶魯法學院的學位,是當時這世上少見的珍寶,在政府和商業世

界裡都很稀缺。換句話說,我去冒險,風險收益是不擔心的

asymmetrical) ,下行風險(downside risk)很小,

上行收益(upside benefit)可能很大。

具體來說,如果我去阿里巴巴幹半年,公司不行了,我還即使

再回頭去幹稅務律師或者做投資。都會有人要。”

我第一次看到蔡崇信這種選擇邏輯時,如獲至寶。

2008 ,我放棄新加坡集團的工作,和過去的成績,

開始在台灣台北成資國際的創業,背後的邏輯是一樣的

如果我失敗了,彼得杜拉克管理學院的實務經驗,

大不了再找一份工作,甚至可以找個合法直銷公司搞系統組織,

拿到年薪 50萬人民幣並不困難。

如果我成功了,肯定不僅僅是賺 每年的50萬人民幣,

而且我從此還開始真正擁有自己的事業。

我還不到 50 歲,如果這時候不冒險什麼時候冒險?

這背後的選擇邏輯和蔡崇信一樣,

但是我沒有那麼精準的方法論。

蔡崇信提的這個思考點特別好,

我相信未來我們面臨一些抉擇時候,

它都能輔助我們做出更好的判斷。

一個人的一生命運,是其所有選擇的疊加結果。

人,每時每刻都在做選擇。

但真正左右命運走向的,往往就是幾個關鍵節點的選擇。

說到容易,做到很難。

如果當年的阿里巴巴擺在你面前,

你有像蔡崇信一樣縱身一躍的勇氣和決心嗎?

那個信心,決心要從何而來 ?